[子平学记]人元司权 地支藏干

2016-11-17 10:06:04    来源: 周易文化网       评论:0    点击:   堪舆堂地理馆
文 KrSpirit·行思 20161113昨日随手拿起书翻阅,发现《玉井奥诀》中注释的人元司事比较有意思:俗言四立以前土旺十八日,此儒者大易之论,非阴阳家乘除实理也。甲丙庚壬各三十五日,乙丁辛癸各三十日,戊己各五

文/KrSpirit·行思 20161113

昨日随手拿起书翻阅,发现《玉井奥诀》中注释的人元司事比较有意思:“俗言四立以前土旺十八日,此儒者大易之论,非阴阳家乘除实理也。甲丙庚壬各三十五日,乙丁辛癸各三十日,戊己各五十日,共计三百六十日”。之后是天干排列,我将此做成了表:

[寅] 立春雨水 己土七日、 丙火五日、 甲木十八日。

[卯] 惊蛰春分 甲木九日、 癸水三日、 乙木十八日。

[辰] 清明谷雨 乙木九日、 壬水三日、 戊土十八日。

[巳] 立夏小满 戊土七日、 庚金五日、 丙火十八日。

[午] 芒种夏至 丙火九日、 己土三日、 丁火十八日。

[未] 小暑大暑 丁火七日、 乙木五日、 己土十八日。

[申] 立秋处暑 己土七日、 戊土三日、 壬水三日、 庚金十七日。

[酉] 白鹭秋分 庚金七日、 丁火三日、 辛金二十日。

[戌] 寒露霜降 辛金七日、 丁火五日、 戊土十八日。

[亥] 立冬小雪 戊土七日、 甲木五日、 壬水十八日。

[子] 大雪冬至 壬水九日、 辛金三日、 癸水十八日。

[丑] 小寒大寒 癸水七日、 辛金五日、 己土十八日。

是不是很工整?与其他歌诀对比,发现其他歌诀有所缺漏,这个表中的排布意图更加明显。《三命通会》中也提及过这个表,可信度应当不低。

《三命通会》是谈完一个不一样的表后,接着说“再考玉井……”然后附上此表。也并没提出两者不同哪个对哪个错,也可能都对,醉醒子就谈过司事表并非只有一种。醉醒子《节气问答》中可见:“客曰:愚观《渊海》、《渊源》之书各有三五七日之说,于子何以独无?曰:是,不然《渊海》之书异于《渊源》,《渊源》之书未必不异于古籍。予才诵古人之书,乃知四季配五行之用”。

如果真是这样,那么就好理解为什么《御定子平··石田山人命理微言》中却谈人元司事取用,而且其中所论述其他技法,相比同时期的书有些已经舍弃,只能在更早期的书中看到。

现摘录其中重要部分。论乘气:“人元用事之神,宅之定向也……其权全在于乘气。乘气者,每月中每日司令之神也……一命到手,必须先提用神。用神既明,必须看乘气照应不照应,照应则吉,不照应则凶。但乘气在内,用神在外,用神能生克乘气,而乘气不克制用神,内不足以制外也。生扶则有力焉,旺气自内而出也。至于日元之强弱,用神之得失,全系乎乘气相关之一脉焉……”,论四库杂气:“‘辰戌丑未为四库,干头透出格为真’,此言四季月与八宫乘气不同也。八宫中虽透出,一字不论,只以乘气为主。若丑未两库,无透出者,专看乘气……或透一字在月干之上,只以透出者论,而不看每日司令之气矣……而透在年与时干上者,又不论。或丑月生人透两癸字,又不作透论。至于辰戌两库,唯戊字能透出干上,而乙癸辛丁,俱不透……辰透甲,戌透庚,而乙辛司令者,以甲庚为主。丑未透不出壬丙,故不同。八宫中已透丁,亥透癸者,亦然。寅申亦透不出乙辛也。”

可见其取用并不简单,特别是杂气月令。可能也正是因为取用方式复杂,并没完整流传,导致后人妄凭司权就为用神。也可能是司权争议多,而后被舍弃,像是如上醉醒子所言。故有后面的“然主有纳客之数,客无胜主之理,但主气之司权,自有初中末三气之浅深,用之者特宜其较量轻重言耳,又可以日为限哉”即是说虽主气为重,但深浅依然有别,用之司权,需要看四柱较量轻重。

轻重较量,说的是寅月木旺,即是木旺,即使丙火司权,也不能论丙火旺。若是木为食生、火为财,并非仅能取食伤为用,若是要丙火为用,就要在四柱内轻重较量,但论旺衰依火处于长生状态,不能看作火比木旺。

联系上取用,就是非主气用神需要在四柱中轻重较量一下。透出四柱又同类者扶持,则可取用。或许就是如此逻辑,才在之后有《滴天髓》那样注重透出,而其后受《滴天髓》影响颇大的陈素庵、任铁樵,都在各自书中按自己理解阐发了透出的用法。

司权是如上表或者类似上表的话,那藏干又怎么回事呢?行思在《也谈用神 由节气深浅到用神之用》有提及,人元司事与地支藏干是同源的东西,但是到藏干的时候,为什么会缺那么多东西呢?再来看看醉醒子另一段论述:

“时行物生天道之常,一岁之中而有进有退,四时之内本无重轻,故以金木水火分旺四时,各得七十二日,土旺四季各十八日,共三百六十日乃成岁焉。且立春之后则用阳木三十六日、艮土分野、丙戊长生。惊蛰后六日则用阴木三十六日、癸水寄生。清明后十二日则用戊土十八日、阳水归库、阴水返魂,夏秋冬亦如此。客曰:立春之后己土余气几日、艮土分野几日、丙戊长生孰先孰后,各得几日。辰月阳水归库、阴水返魂,亦各几日。醉醒子曰:丑月之用既足,春后又何余哉。分野者,聚一方之旺气。长生者,归母成孕。先后者,盖有寅而后生丙,有丙而后戊生。寄生者,徒有虚名,乃无实位。归库者,绝其生气而收藏。返魂者,续其死气而变化。此五行死生进退之玄机,岂可以几日为限哉。且春之用木,秋之用金,固一定之理也。若杂揉寓处之神占用几日,则本宫主气之数未尝不缺而亏矣,则何以见春木、夏火一气流行,各旺七十二日之说耶”。

很明显此段即是在论述藏干,“先后者,盖有寅而后生丙,有丙而后戊生”即是寅藏甲丙戊。“寄生者,徒有虚名,乃无实位”即卯藏乙。“归库者,绝其生气而收藏。返魂者,续其死气而变化”即辰藏癸戊,加之辰前几日还是它干,即是乙癸戊(“清明后十二日则用戊土十八日”而前十二日即是用乙木,也可印证之前行思博文《子平术中的五行》中的论述)。至此可见藏干确实从人元司事所来,只是其中取舍道理如今难以见到。

还有一些东西,在文中穿插着说显得混乱,在末尾单独提一提。

在《宝法第一》“是西山易鉴参透玄机十八格内取六格为重,用相生定格合局。仍用年日下以推轻重浅深,万无一失”、《论命口诀》“十八格内,取六格为重,用相生定格合局,却用年日时下,以推轻重浅深”两者并非以月令推深浅,令行思感到困惑,《三命通会》中论人元司事中,自己也提人元司事只在月令中用,此处深浅又是什么呢?而按前文思路,可解为月令取用,推月令用神在四柱中的轻重深浅。

“库物混杂,若年时别入它格,只依它格断之。须看天干何物透气,及节气何物用事,方可定用神”这段话出自《子平玄珠》其他书籍也有类似论述。此处的“节气何物用事”原先不解,其他日不提用人元司事,难道杂气月单独要用?现在便好理解,司权与藏干不是两立的,这段重点在杂气月令前几日并非土气、也非库气,所以先要看节气深浅何物用事。

而杂气月份不仅仅藏干比较杂,五行旺衰也是比较头疼的。像是,杂气有三合、六合,未月木休,但亥卯未会局则不休。像是,未月初丁火余气,按《三命通会》说法,若是未月未时则可作木旺论,春生作木、夏生作火、秋生作土。而其他地方提及“辰戌丑未,各有三分余气。如行午运至未,有三分火气,行子至丑,有三分水气之例,不可全作土论”可见旺衰并不易论。

最后也是以前在博文中提过的东西。《神峰》所言财官为用也并非万能,不能死执,《神峰》提出的方案是需明病药之论再兼以财官中和论之。万明英也有同样看法,在《兰台妙选》的评注中提到“格局架空玄虚,不若子平论财官印绶、旺相休囚、生克制化、其理切实。然至尊大贵,子平不能尽,须论格局,二者相参,庶不差误”,他的方法是以子平前身禄命法相参。

行思一边看书,一边尽量拎出一部分重点、阅读心得写成博文分享。或许有一二与旧博文会有相异的地方,有的是因为找到新证据观念变了,有的是因为书籍时代不同,技法已经自成说法不应与此前混为一谈,所以另有一说。但总之,光看博文无法尽述,最终都需要自己深入原文,才有更多的体会。

上文中所录的几段古文,《玉井奥诀》部分来自星易出版的《两家注解玉井奥诀》,随手翻阅此书时论述的节气引起行思注意,之后才返回《三命通会》更好的理解论述。醉醒子一段的摘录来自庄师辑佚的《醉醒集辑佚》,也是在阅读中翻到此段,与之前的东西联系起来,才有了以上的推断。

古人的许多逻辑因为资料的缺失只能猜测,然后留着慢慢等资料浮现以便印证。可见学习术数,除了下苦功夫,还需要一定的机遇与缘分。否则,要么抱着无法解释的古论,继续呆板使用而无法应变,要么舍弃庞杂无法梳理的理论,自己总结逻辑体系。

分享到:
相关热词搜索: 子平 地支
声明:
  1、本站登载文章,仅从学术角度印证易学之应用及起到传达信息之目的,丝毫没有任何意图与偏见,文章内容仅供参考。如若阅读者有需了解更加详尽专业知识请与专业导师联系,以获得相应帮助;
  2、周易文化网所发布信息由原创信息和转载信息发布信息构成,凡注明信息来源为周易文化网的信息为本站原创信息,其版权为周易文化网所有;
  3、假若本网发表的此文章(及图片,音像制品,视频制品等)內容有涉及侵犯原作者的署名权并非出于本网故意及版权等问题,在接到相关权利人通知后会加以更正。联系信箱:admin(at)kanyutang.com(at换成@)。
频道本月排行