[子平学记] 《子平真诠》 小记

2016-11-17 10:14:16    来源: 周易文化网       评论:0    点击:   堪舆堂地理馆
文 KrSpirit·行思 201602  之前已经记录过一篇关于《子平真诠》的文章《子平真诠取用神小论》,现在读完之前书籍,再来补充一点东西。  先说点提及很多遍的东西。在《真诠》中有一个例子可以很好的体现,在

文/KrSpirit·行思 201602

  之前已经记录过一篇关于《子平真诠》的文章《子平真诠取用神小论》,现在读完之前书籍,再来补充一点东西。

  先说点提及很多遍的东西。在《真诠》中有一个例子可以很好的体现,在《小论》中稍微提及过。“至于化印为劫,弃之以就财官,如赵知府命,丙午、庚寅、丙午、癸已,则变之又变者矣”可见比劫不为用,即使在《真诠》中为“非用神而用神”,恰干头见官,所以弃以劫去就财官。但为什么就财官不就印绶或是食伤?应是行思之前提及的财官为用。

  在《命理约言》中有提及“凡正格未有不相兼者,官煞必兼财印,印财必兼官煞,食伤必兼印财,推之须详,取之须确,变格更宜精审”这句话仔细想想,实际上跟《真诠》里的“相神”概念是一样的,既然是相兼,称为格或不称为格实际上没太大差别,主要目的都是来辅助主要格局用的。在《约言》中是说格局要有流通才佳,所以必需有相兼。

  在立格方面,因为舍弃了之前的人元司事的概念,醉醒子、张楠等都主张以主气论,张楠称为“从重者论”,而清代的书中都提倡以透取格,类似于杂气月令论透为先。也因为这样,变得十二个月在取格的差距并不大,所以之后杂气月令也被批驳也是自然的了。往回翻翻书,可以看见在《渊海子平》中很早就说明过:“惟易鉴先生之法:月令用金只用金,用火只用火。八字水多却取水,不来取火,况此差矣。以法断之,误其大半”。所以前后人们对月令五行的重要程度是一直在下降的,《约言》中取格有月令不行转而看四柱气势,这也是早期子平法的立格,与后期子平法的立格有部分冲突,而形成的变化。但总的来说行思感觉清代几本常见的书依然还是很重视月令之用。

  早期多遵循易鉴先生之法,若是月令金旺,即使多火克也不一定能盛之。但在同样提及“从重者论”的《神峰》一书,有个理外之见很有意思:“乙生寅卯辰,丙丁生巳午未,庚辛生申酉戌,壬癸生亥子丑,俱要身旺,略喜一二点克神,克多者多贫夭,此理外之见,试之屡中”这个在《约言》中也专门提及,并且说此并非理外之见,而是以四柱气势论。由此可见,即使遵循月令之气论的《神峰》也有例外出现,可见后人提出的看四柱气势判断并非完全无理。

  虽然《约言》、《阐微》、《真诠》两者都是以透论用,但还是有一些差异的,不知是《真诠》没说清,还是就是这样,《真诠》的用神变化只在月令所透之间,而《约言》则是更加开放,拓展到全四柱。《阐微》也类似,以透论而辅以人元司事,同时参考四柱气势。但行思从古例看来,非月令用神也有参与变化影响的例子。而人元司事用,全用或许不是例例可行,所以旧时就已多有批驳,《阐微》虽用但也稍有变化。命理之所以取用复杂只因人事复杂,即使整理的条理清晰的《约言》也多次提及类似的话“然有初看甚吉,而竞不吉,或吉凶相参者,初看甚凶,而竞不凶或吉凶相参者此乃主中有暗神助格破格,而不易见也。又有细看仍吉而终不吉,或吉凶相参者,细看仍凶而终不凶,或吉凶相参者,此乃运中有暗神助格破格,而未及察也。且或即此一字,而助格破格亦在此,是以吉处藏凶,凶中隐昔贤谆谆言之,岂不精审乎”许多命理发展变化也因命理复杂细微用之不灵,而认为前人所传有误,而后又立一法。《约言》中还有一点提及很在理“然取用神之法,虽当专一而不玄眩,宜变通而不拘。如正偏官格,有时制化互用,甚或生制参用,况行运数十年,无俱木俱金之理。尝见大富贵之命不特一神为用,其专恃一神者,乃补偏救弊之命耳”。

  《真诠》中以透取用延伸出来的一个概念就是——完全变格和非完全变格,以此来说明非杂气月令并不一样。古籍类似的概念是:真神、假神。但《约言》中舍弃了这个概念,这也就是作者认为,月令对四柱五行影响程度也更为低,所以《约言》中批驳杂气月令、而《真诠》没用。相对于来说,真诠的完全变格与非完全变格多了一种变化方式,就是行运中可能格局也发生变化。真神、假神的差异在书中所见不多,或是延伸的变化不如完全变格概念有用,《约言》合并舍弃也并非不可。

  而再往前,《子平玄珠》谈杂气月令又与真诠不一样。至《真诠》时期,《玄珠》的很多格局已经不用。所以《玄珠》杂气月令取格时,会先考虑月令之外格局,而《真诠》却未提及这个,依然专以月令取格。而非杂气月令取格虽然未写,但看子平发展可知,也并不行完全照搬《真诠》用法。

  在用十二长生运阴阳顺逆方面,《真诠》主张阴阳相反,与年代较为接近的《约言》、《滴天髓阐微》的主张也不一样。而在顾及日主方面,《约言》、《滴天髓阐微》多重日主,《真诠》其实也是一样,再往更早的书籍翻翻子平格局考量皆需要日主因素。若是仅重日主、或是仅重月令格局组合,都太过偏颇。

  到此,行思之前所列书籍基本已经大略扫了一遍,《三命通会》因有纳音用法,非纳音用法大多可作《渊海子平》的补充,所以不另记文章,《御定子平》可论之处也已经在各篇提及。这次阅读主要是,对比各个书籍的同异、技法的变化。阅读完后,自己之前对命理古籍的观念也多有变化,但毕竟还在不断学习之中,许多观念也并非正确或还在探索中,仅提供一个思考的方向。而“子平学记”的各篇文章毕竟不是阅读笔记,还有很多有趣的地方无法一一尽述,希望亲身贴近作者所述,将非作者注释和已有观念不轻易带入原文中,或许能有不同的体会。


分享到:
相关热词搜索: 子平 真诠 小记
声明:
  1、本站登载文章,仅从学术角度印证易学之应用及起到传达信息之目的,丝毫没有任何意图与偏见,文章内容仅供参考。如若阅读者有需了解更加详尽专业知识请与专业导师联系,以获得相应帮助;
  2、周易文化网所发布信息由原创信息和转载信息发布信息构成,凡注明信息来源为周易文化网的信息为本站原创信息,其版权为周易文化网所有;
  3、假若本网发表的此文章(及图片,音像制品,视频制品等)內容有涉及侵犯原作者的署名权并非出于本网故意及版权等问题,在接到相关权利人通知后会加以更正。联系信箱:admin(at)kanyutang.com(at换成@)。
频道本月排行