[子平学记]《滴天髓》 小记

2016-11-17 10:19:59    来源: 周易文化网       评论:0    点击:   堪舆堂地理馆
《滴天髓》在使得子平逻辑辩证上更加精深,但所言过简许多之处还需多多琢磨。而任注之处也多有精义,分清各书基础不同取可用之处吸收学习。有许多地方各书有着冲突、辩误,每个阶段技法也有不少交织之处,许多地方不是很好区分。但最终还需看待自己所理解的子平体系,怎么将

/KrSpirit·行思 201602

  《滴天髓》作者至今无定论,但应当并非京图撰,有一说是旧注即是作者。《滴天髓》明代刘伯温注过,看书中理论与子平发展时间倒是比较符合。但是有的旧注阐发的东西与原文多少有一些扩展太多,或许也可能原著与注者不是同一个人吧。

  《滴天髓》原文过于简短,旧注也过略,始终难以读懂。而后至清代任铁樵再注,因注本详尽,命例丰富而影响颇大,现今书名《滴天髓阐微》。但需注意两书观念始终有差异,任铁樵注本并不完全依寻《滴天髓》原意,而间有批驳增改。

  现今比较易见的版本大致是,陈之遴刊行的《滴天髓辑要》,民国时期徐乐吾校订的《订正滴天髓征义》说是任铁樵稿本,另一本民国时期李雨田增校的《滴天髓阐微》。李雨田增校版原文、旧注皆在,较为方便阅读。

  而在观念上,《阐微》中好些地方所持观念与《约言》辟谬观念是一样的,有些甚至句子类同。陈之遴也刊行过《滴天髓辑要》一书,跟《滴天髓》关系也比较多,任铁樵了解过陈之遴的命理观念应也不为奇怪。而《约言》谈的许多东西,甚至所归纳的格局,也可以在《滴天髓》中找到同样理念,可见《滴天髓》也很大影响了陈之遴的命理观念。

 

  关于格局方面,在《滴天髓·八格》一章:“影响遥系既为虚,杂气财官不可拘”,行思理解“影响”两字可联系《玉井奥诀》“随合仍紧,遥合不闲”的解释中“随合如丙午气壮,便知有辛未二字,如影随形”所以解释为合冲禄马的格局,遥系自然就是遥合格局,都是虚遥拱夹之用的格局,所以用神虚无。按稍后期变化的技法理解,而此时若是杂气月份,不可拘泥于取杂气财官格局,当以此格先论。旧注解释为冲合禄马格局并非归为格局,而杂气月令不可概以杂气财官格局论述,要以透论合气象形局,算是针对最原始的取用方式。在任注的用法中仅取“暗冲”、“暗合”格局,其余皆弃与《约言》观点相同,但连《约言》中至少还用的神煞用神,任也一并全抛。

  “杂气财官”格局在稍晚时期并非仅是字面上那么狭隘,使用时不仅仅取此两格,而是意在说明财官为用,凸出杂气月令主气不专的意味。在《三命通会》时期已经提及有六个格局“杂气财官,有正官格、偏官格、正财格、偏财格。杂气印绶,有正印格、偏印格,须分偏正”,而至《子平玄珠》一书用法已经演化明显,食伤用起,但也不离财官之意。再联系前一句原文,行思觉得前一句原文写的也很贴切“财官印绶发偏正,兼论食伤八格定”,一个“兼”字体现了食伤在论述格局中的地位。论财官的意思始终在不断精化,即使现代的格局论法也依然不偏离论财官本意。

  而在批判的格局中,像是壬骑龙背格,任注谈“即如壬辰日为‘壬骑龙背’,壬寅日为‘壬骑虎背’,何不再取壬午、壬申、壬戌、壬子,谓骑猴马犬鼠之背乎?”取壬骑龙背只因辰戌可冲出财官之用,所以实际上与冲格是一样的,只是与飞天禄马格无法同列所以另立一格。寅字多富是因寅午戌可合财局、且寅中有财可用而非用其中官杀。而壬午日坐下财官冲子水印比无意义。壬申日冲出寅中杀星不美。壬戌日虽冲出官星但带制物不美,不如坐下自带财官更为亲近。壬子日则为飞天禄马格。

  “又如六辛日逢子时,谓‘六阴朝阳’,夫五阴皆阴,何独辛金可朝阳,余干不可朝阳乎?”六阴是指六辛日朝阳,在《约言》中也批判“夫辛属八月,是为四阴,非六阴,一不通也。旧或谓六阴,即六辛,则凡为辛日,皆可朝阳,乃独取辛丑辛酉辛亥三日,是三阴朝阳,非六阴朝阳矣,二不通也”六阴皆可朝阳,但朝阳有成与不成、美与不美,与现今用十八格,一入格局形式不分成败皆论贵,古人用格也不会这样盲目。有些批驳最大原因多是技法演变,导致与现行系统难以融入或被替代,而需要删减。

  而在《滴天髓》旧注中明确提出以透为主用法后,《约言》、《阐微》两书也可见此用法,可见在《滴天髓》一书作注写成时已经形成了较为固定的论法。我们现今熟悉的《子平真诠》也是类似此法,但其中论述更加深一些,与《滴天髓》取格方面倒另成一套,也可说明此法形成比《滴天髓》成注更早,也自然是早于清代书籍,但比宋时原本技法又有批判和变化自然不会太早。

  “格格推详,以杀为重”、“有杀先论杀,无杀方论用”,这两句与立格相关不紧,与此段也关系不深,只是顺带提及。这段很容易会让人误以为有杀先取杀为格,而实际上,无论哪本书都不曾见到,杀星一显就不论月令转而以杀为格。《神峰》一书仅看偏官格章节也容易有这样的误解,若联系其他章节,也可知神峰取用并非单纯的见杀即以杀为用。其中论杀之重原因在前也提过,财官为核心,官星见杀怕混,财星见杀则反助凶,故以论杀为要。若是见杀即取杀格,实在差之太远。

  在任注中还是有与古籍不同之处:“命中至理,只存用神,不拘财、官、印绶、比劫、食伤、枭杀,皆可为用,勿以名之美者为佳,恶者为憎”古以财官为论,虽立六格,但也同理。增加外格时已有食伤独立为用的意味,在《命理约言》时已立出食伤从格,但依然遵循比劫无用的说法。若非要说用起比劫,只能是外十八格收录的一行得气格局。但印绶终无格可用,若印旺成局,即使入财官运,也难以扶起反成五行过旺败局。而至《阐微》则物物皆可用,从格之中也有从之印比。《子平真诠》在此则稍不那么激进,仅立出月劫格与建禄同论,《真诠》谓之“非用而即用神也”虽是不得已而用之,但实际还是用于扶身,需它神来助才可成格。

  任氏曰:“古人取格,丁遇酉以财论,乙遇午、己遇酉、辛遇子、癸遇卯,以食神泄气论,俱不以生论。乙遇亥、癸遇申以印论,倶不以死论。即己遇寅岁之丙火,辛遇巳藏之戊土,亦以印论,不以死论。由此观之,阴阳同生同死可知也,若执定阴阳顺逆,而以阳生阴死,阴生阳死论命,则大谬矣”此处在前已论,阴长生生死之地向来不按长生论,早在《神峰通考》中就有专门论述,大意就是:阳干生死地均为真,阴干生死地均为假。所以并非以此能定古人就以阴阳同生同死论。但长生顺逆在阴干又多设例外,若是一样,确实反倒不如阴阳同行理解上来的方便,只是阴阳干之顺逆与四气流行不应该相混。

 

  “令星乃三命之至要,气象得令者吉,喜神得令者吉,令其可忽乎?月令如人之家宅,支中之三元,定宅中之向道,不可以不卜。如寅月生人,立春后七日前,皆值戊土用事;八日后十四日前者,丙火用事;十五日后,甲木用事。知此则可以取格,可以取用矣”此段即是人元司事之用。司事取格问题行思之前文章已经谈论过,大致有两派说法,而从现今常见书籍看来,大致都不再完全遵循司事取用,《阐微》一书算是比较特别。《御定子平》也是遵循此法,其中说的更为细致,非杂气月令,只依照司事取格。而杂气月令,则取用复杂,以透干先论,若无再考人元司事,但若透干于年时则又不论。而且虽论透,还需区分阳支仅以阳干论透,阴支仅以阴干论透。现今辟谬并非能深知其意,所以行思多次提及需谨慎看待。但好在,即使完整技法未完全显露,在现行传承上磕磕碰碰倒也总结出一套可行的逻辑体系,依然论命有准。

  而这里还涉及到一个问题,格局与用神可以是两种独立概念。在《神峰》中稍微可见这样的迹象,但也并无这样的说法。在《滴天髓》之前提过“若不合气象形局,则又无格矣。只取用神,用神又无所取,只得看其大势,以皮面上断其穷通。不可执格论也”。翻翻其他书,《御定子平》中有谈:“一命到手,必须先提用神,用神既明,必须看乘气照应不照应,照应则吉,不照应则凶。但乘气在内,用神在外,用神能生克乘气,而乘气不克制用神,内不足以制外也”而这里的“乘气”即是定格之用,即是用神与格局是两个概念,来辅助日主用起格局,若是作其他书中用神解释并非一定能对上。从之前博文可知,“用神”是专指月令所藏,联系到《真诠》取用,倒也有点相似,《真诠》的用神生克只在月令之间作用,只是这里谈的是用神与乘气生克,不知是否有技法上的联系变化。

  联系之前,可以感觉到,至清代各书取用立格方面已经很大刀阔斧的改进了,即使是《御定子平》这可以看见许多依然维持《渊海》的技法书籍,但也多少在增加了一些变化。

 

  任氏曰:“形全宜损,形缺宜补之说,即子平‘旺则宜泄宜伤,衰则喜帮喜助’之谓也。命书万卷,总不外此二句,读之直捷痛快,显然明白,故人人得而知之。究之深奥异常,其中作用实有至理,庸俗只知旺用泄伤,衰用帮助,以致吉凶颠倒,宜忌淆乱也。以余论之,须将四字分用为是,通变在一‘宜’字“此段颇为在理,其理在《神峰》一书已经反复说明,专执财官故有不验,而仅看日主旺弱以其扶抑又十分偏颇,神峰深知故论命事事皆响。

  若以此段就认为《阐微》是注重日主扶抑,则理解有误。此论古籍中处处可见,格局与日主重要性两者不可偏废。这样的观念在《渊海子平》、《子平玄珠》、《子平真诠》等等书籍中皆可看见,只是其后的书籍,较为明显的说明日主在其中的作用。若是不顾任何一方都会使得命局不完美。

 

  除此之外《滴天髓》一书中很多东西谈的很细致,旧书或有所传,但并未在流行书中见到,像是“子、午、卯、酉四败也,有逢合而喜冲者,不若生地之必不可冲也”、“六阳之位,独子、寅、辰为阳方,为阳位之纯。五阳居之,如若是旺神,最要行运阴顺安顿之地”、“水火而成其燥者吉,木火伤官要湿也,土水而成其湿者吉,金水伤官要燥也。间有土湿而宜燥者,用土而后用火。金燥而宜湿者,用金而后用水”等等,或许这就是《会命要说》中提及的“……其理雷同,至矣尽矣,无非水火土金水之微妙耳”命理大意,古人已尽露,而命理之精微则难尽述。

  《滴天髓》在使得子平逻辑辩证上更加精深,但所言过简许多之处还需多多琢磨。而任注之处也多有精义,分清各书基础不同取可用之处吸收学习。有许多地方各书有着冲突、辩误,每个阶段技法也有不少交织之处,许多地方不是很好区分。但最终还需看待自己所理解的子平体系,怎么将其圆融地处理、接纳每个问题。


分享到:
相关热词搜索: 子平 小记
声明:
  1、本站登载文章,仅从学术角度印证易学之应用及起到传达信息之目的,丝毫没有任何意图与偏见,文章内容仅供参考。如若阅读者有需了解更加详尽专业知识请与专业导师联系,以获得相应帮助;
  2、周易文化网所发布信息由原创信息和转载信息发布信息构成,凡注明信息来源为周易文化网的信息为本站原创信息,其版权为周易文化网所有;
  3、假若本网发表的此文章(及图片,音像制品,视频制品等)內容有涉及侵犯原作者的署名权并非出于本网故意及版权等问题,在接到相关权利人通知后会加以更正。联系信箱:admin(at)kanyutang.com(at换成@)。
频道本月排行