[子平学记]《精选命理约言》小记

2016-11-17 10:20:59    来源: 周易文化网       评论:0    点击:   堪舆堂地理馆
总的来说,行思认为许多增删能让子平体系更加有理致,但改进之处并非无用,废弃之处,有虚中法禄命体系之物,但也可能只因理无所传,与古籍同参时还得谨慎看待。

/KrSpirit·行思 201601

  若是说命理著书中有官职的,大多人会想到《三命通会》的作者万民英,而此书作者无论家世、官职皆不差于万前辈,著述也十分有条理,但网络中却十分少见提及此书。既然如此少谈论,那么行思就先从作者开始介绍一下吧。

  陈之遴(1605-1666),字彦升,号素庵,家出明朝数代簪缨的浙江海宁渤海陈氏。崇祯十年(1637)丁丑科榜眼,崇祯十二年(1639)父亲顺天巡抚陈祖包因边事蒙冤入狱后饮鸠而卒,其自身也因父案而遭禁锢,崇祯十七年(1644)于南明弘光政权复原官。顺治二年(1645)清兵入南京时参加迎降仪式后逃归海宁,同年上书投诚。顺治四年(1647)始仕清,遂成为贰臣。仕清后自四品翰林院侍读学士起步,屡获超擢,数年间由礼部侍郎、礼部尚书而飙升至内翰林弘文院大学士。顺治十年(1653)由弘文院大学士落职位户部尚书,顺治十二年(1655)再次升任弘文院大学士。顺治十三年(1656)缘事以原官发盛京居住,当年召还回京“入旗”。顺治十五年(1658)因罪下狱,被处家产籍没,父母兄弟妻子举家流徒盛京。顺治十六年(1659)至盛京,七年后卒于戌所,晚景悲凉。

  而关于陈之遴的命理著作在《海宁渤海陈氏著录》中可见介绍。

  “《命理要言》十卷补遗一卷,存。敬章案:是书前四卷为公自撰,尽辟邪说,独标正论,以求不悖乎礼。第五卷以下节取名家之说近于正者,稍稍订补而疏解之。是虽未艺术之一端,不足以间公之学。然本正大之理法为明通之论,固己度越诸家,卓然可传,非谈星家所能及矣。”

  而在《补遗》中又有录一本“《命理要旨》六卷,写本,向藏胡上舍尔荣家。胡上舍”。

  在《东皋杂钞》中有记载:“(陈之遴)素善子平,遂索其二女干支,归舟推之,则皆贵,惟长女微带桃花星,因纳其次,即夫人也……相国既仕本朝,一日,过良乡,邂逅一妓,其貌宛与夫人相似。询之,则涕泣自言姓氏丙遭乱失身故,即徐翁长女也。因赎归,携至京师。后归一满洲武臣,其人后至八座,女亦为命妇焉”。

  而有关鸠父一事,书中也做出了详细的考证。与本篇关系不大,有兴趣可自行查阅资料。(资料来自《清初流人陈之遴研究》)

 

  《命理约言》一书,现今常见的是民国时期韦千里选辑的《精选命理约言》。《精选命理约言》仅有原本不到四卷的内容,全本至今未显,尤为可惜。

  在谈格局部分,“五行之理,只是生我克我,我生我克,但不设名目,不便推详,故古人立官煞、印财、食伤之名,而六格出焉”在民国时期有些书中提及格局无用,只是名目耳,不知道是否从此附会而来。这里本意是说为了便于人们指明,便设立名目以便谈论,而非格局只是名目而已,全书皆重格局。而书中提及“看命大法,不过生克扶抑而已”此扶抑并非仅指日主扶抑,而是所用之处皆可扶抑协调以至平和。

  在食伤格中提及“看食神之法,如用于制煞,则以食煞相较,煞重食轻,当扶食抑煞,食重煞轻,当扶煞抑食。如无煞可制,只以食神取用,或当令有援,或成局有势,皆妙”可见财官之意。而后一段用起食伤,也是无可用食伤旺而成局才可用起。

  而冲禄格局被归纳为暗冲之法。合禄格局则只取直截了当的日支合禄,其余时上合禄、遥合、刑合皆提力轻、无理舍之不用。

  从局之法,被拓展为四种从格。比较少见的是保留了两神成象这类纯论五行的格局。而其余时上格局、神煞格局皆舍弃了。

  除了立格的神煞格局之外,还有许多神煞,也是子平中常常引起争议部分,越后期批判的越厉害,《约言》这方面做的倒比较适中。将不主流的、古人已经辟谬的妄造神煞统统废除,仅留下常见重要的神煞,遵循古籍之中取富贵贫贱之用。相对于之后的《滴天髓阐微》:“二德三奇,乃好事之妄造;咸池驿马,是后人之谬言”、“至于奇格异局,神煞纳音诸名目,乃好事妄造,非关命理休咎”倒直接全盘否定,态度差异倒是颇大。而《子平真诠》也专门写了一章《论星辰无关格局》:“今人不知轻重,见是吉星,遂致拋却用神,不管四柱,妄论贵贱,谬谈祸福,甚可笑也”相较来说《真诠》观念比较适合。总之神煞、格局两者各自有用,在子平中神煞虽难于凌驾格局之上,但终不能偏废。

  许多辟谬言语精当,逻辑明晰,但也有许多只因时代久远,体系无存、技法零散而被辟缪。像是“间有参用纳音者,仍以日干为主,其法不甚详,亦不甚验。盖法远而书少,则精微不传,法近而书多,则义理日著也……总之论命勿杂纳音,自无此弊。若有该博之士,广求古人纳音诸法,研求篡辑,自成一书,亦于命理有补耳”在论纳音之时,知其体系不同,各有用法,并非谬误,若能拾起,但始终体系不同,也仅是做子平补充。而在神煞一节“若旧书亡劫名目,各有十六种,如劫煞聚宝,劫煞富藏等种种,可发一笑,不待辩而知其妄也”同是旧时技法,此处却直言此技法无用,虽在子平之中不可复用,行思认为可能是时代久远不见资料有这误认,实际还应与对的纳音法一样看待。

  还有有一些子平用法上明显的差异可见之处。

  书中在论印绶一章提出“又旧忌印行死地,亦不尽然,盖所贵乎印者,以扶其身耳,印之病死,即身之禄旺,何害之有?若但取印旺,则印之禄旺,即官之死绝,何利之有乎”可见作者是以阴阳不分顺逆长生,以甲木论,甲印死地为卯,是甲木之帝旺,所以书中说是身之禄旺,而印之禄旺为亥子,是甲官之病死之地。参考行思旧博文可知,古论长生运是阴阳分顺逆不同,也以甲木为例,甲正印死地为申,即甲木之绝地,怎又不忌?印之禄旺为亥子,为辛官之长沐,又怎不利?所以古今许多辟谬,看似大家争论颇多,而实际上是基础不同,但背后所持观念一样。所以分清各书原所用技法,吸收其背后观念,而不被表面技法争执所迷惑格外重要。

  而另一处最大的与古不同是论六亲部分。不以母为出发点,然后配父,配出其他六亲。而是完全以日主为中心,印绶即父母,食伤即子女。这样理解比旧法直观,但旧法背后以阴阳相配为基础,也不全无道理,虽然官杀为子之类确实难合直观理解。

  总的来说,行思认为许多增删能让子平体系更加有理致,但改进之处并非无用,废弃之处,有虚中法禄命体系之物,但也可能只因理无所传,与古籍同参时还得谨慎看待。

分享到:
相关热词搜索: 约言 子平 小记
声明:
  1、本站登载文章,仅从学术角度印证易学之应用及起到传达信息之目的,丝毫没有任何意图与偏见,文章内容仅供参考。如若阅读者有需了解更加详尽专业知识请与专业导师联系,以获得相应帮助;
  2、周易文化网所发布信息由原创信息和转载信息发布信息构成,凡注明信息来源为周易文化网的信息为本站原创信息,其版权为周易文化网所有;
  3、假若本网发表的此文章(及图片,音像制品,视频制品等)內容有涉及侵犯原作者的署名权并非出于本网故意及版权等问题,在接到相关权利人通知后会加以更正。联系信箱:admin(at)kanyutang.com(at换成@)。
频道本月排行